中国流量地理(一):陌上少年足风流

发布时间:

  地图炮还没流行时,名人的“地域论战”早已打得不可开交。 上世纪30年代北京和上海文人之间的“对撕”,被称为京派与海派之争。

  发难者沈从文在《论“海派”》一文中概括: 海派的特征是“名士才情”与“商业竞卖”相结合, 并用尖刻的语气大损海派是一帮新斯文人。 说他们如名士相聚一堂, 吟诗论文, 冒充风雅。 或远谈希腊罗马,或近谈文士女人, 行为与扶乩猜谜者相差一间。

  当然,任何Diss的事情都少不了“迅哥儿”。 鲁迅看两边吵到“山穷水尽疑无词”后,来了一篇总结。 在《“京派”与“海派”》里,他说: 要而言之,不过“京派”是官的帮闲,“海派”则是商的帮忙而已。 两边都得罪了也不碍事,先生的真实想法还得看中学语文阅读答案。

  但地理之争的存在,也反证我中华地大物博、人杰地灵。 四方风物不同,但样样出彩。 值此国庆佳节,硬糖君也抛砖引玉,也推出自己的献礼篇: “中国流量地理系列”。 倒不是要打地图炮过瘾,而是希望在当今区域地理的研讨中,开辟出新的视角和思路。 看我中国,哪里不出美人,哪里不养才子呢。

  而第一篇自然是要献给硬糖君一向最爱的流量小生们。 心里的娃,看他来自哪家? 一首《野狼disco男星版》送给你们:

  来左边儿,重庆明星会下蛊。 在你右边儿,京派小爷是顽主。 来左边儿,山城战战吃火锅。 在你右边儿,洛阳牡丹有耶博。 在你胸口比划一个李易峰,湖北李现朱一龙。 湖南就是巨型造星厂,艺兴千玺往上躺。

  虽然在采访中卖梗,已经是娱乐圈的惯常圈粉手段。 但你还是会发现,京籍明星更容易流露一种天生的幽默感。 不管是不是真的活得比同龄人明白,甩出的金句却是产量最高的。

  问鹿晗是不是拍照爱踮脚,人想都没想就承认了: “对呀,反正我身高就长到这儿了,不会再长了,我觉得踮踮脚还是可以的。 ”。 问白敬亭去哪儿可以偶遇他,小白说: “去梦里吧,梦里最快”。

  鹿晗,白敬亭,侯明昊,张若昀,董子健,陈飞宇,张超……新生代的京籍男星,完美的融合了颜值和沙雕属性,如果没有脸蛋撑着,分分钟变谐星。 但他们又是同龄人里成熟得最快的那批,张若昀和董子健便是代表。

  在明星和爱豆四处崛起的时代,京籍明星的身上带着一种失落已久的“贵族精神”。 倒不是说张若昀上亿的四合院是“贵”,而是古典忧郁、幽默严肃、容易把真实情绪隐藏起来的小成熟。 它是与生俱来的少年感与后天锤炼的世故人情的混合物,看似背道而驰的韵致总能在他们的身上无缝融合。

  和京籍明星相比,津门之地少了京畿重地的束缚,多了几分外阜的洋气。 说快板出道,参加非常6+1走红,《小别离》冲进观众视线,胡先煦的入圈轨迹显得特别自然。 天津人“很嗝儿”的个性,丝毫不妨碍那份事业心。 刚进中戏的时候,胡先煦希望大家忘记此前的作品,把他当作新人青年演员来看。

  津籍明星的事业心真的很阔怕,这里要点名张云雷和常远。 万能曲库张云雷,可能不是德云社里长得最好的,但他是唱得最讲究的。 倒仓之后重回德云社,从卖不出票到压轴再到攒底,辛酸岂与人言?

  常远自幼跟随爷爷常宝华学习相声,但真正让人记住他的,却是《夏洛特烦恼》《西虹市首富》以及春晚上那不断重复的“娘”。 大多数人应该很烦吧,但常远不这么想: “我知道我不是这样的,最重要的是这说明观众记住了我的角色”。 台上骚腐中二,台下仙气飘飘。 张云雷和常远,不就是老话说的角儿吗?

  其他的明星籍贯,硬糖君都是凭记忆或者搜索,唯独邓伦是靠那一句“我志不在石家庄”。 高中有女生告白,邓伦让人家放弃,说出了这不朽金句。 从被老师鼓励学表演,到被琼瑶看中,再到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的大爆,邓伦宛如励志代名词。 只要你够努力,就算被当众抢话筒也是可以翻盘的。

  传说有一位叫彭楚粤的少年,受肖战的迷惑,前往重庆,中蛊而叹息: “重庆这座城市美得让人心碎。 ”这则《巴蜀蛊录》里的小故事,充分说明了川渝籍明星背后的神秘力量。

  重庆有: 肖战,王俊凯,王源,周震南,黄俊捷,张颜齐。 四川有: 李易峰,王鹤棣,罗云熙,孙艺洲,邓超元,屈楚萧。 这么一看,1997年重庆被划出四川成立直辖市,实在是一次“男星分流运动”。 川渝联手,美男辈出,哪个省抵得住?

  蜀人善魅,巴人善蛊。 被江水环绕的山城重庆,地势高低错落,构建出这个城市独特的立体性结构。 水土养人,也养心性,重庆男星性格里温柔与叛逆共存的“立体感”在某种程度上和这个城市如出一辙。 拿肖战来说,他的好看并不具有攻击性,重庆人的辣不在外表而在个性。

  24岁的社畜参加《燃烧吧少年》,零舞蹈基础的他必须磕下一个个舞蹈动作。 第一次被压腿,疼得眼前一黑。 但骨子里的辣劲儿就是不肯作罢,受过的伤最终都变成了勋章。

  到了《陈情令》,肖战已经把自己剥离重组,细观剧里肖战掉的每一颗眼泪都能知晓: 他不是他,他还是他。 小作文大概是他努力的冰山一角,为了魏无羡他进行了一次“献舍式”的共情表演。

  这种“辣在心,虐自己”的共性,还淋漓尽致地体现在王俊凯、王源等人身上。 面对《长城》和《老炮儿》里,对演技铺天盖地的质疑,王俊凯没有逃避更多的是不甘心。 他在《演员的诞生》里以“北电大一新生王俊凯”自称,在《天坑猎鹰》里把冒险少年演得灵气十足。

  和重庆相比,四川籍的男星的好看便多了三分侵略感。 难以想象川内平原,孕育出了那么多“祸国殃民”的高级脸。 以屈楚萧为例,五官疏阔,眉眼开朗,是很具有可塑感的骨相。 这是基础美感和故事感的融合,换个造型和表情就完全是不同的画风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,看《流浪地球》的时候觉得屈楚萧中二叛逆,看《媚者无疆》的时候觉得是痴情男仆。 这种“千面人魔”的颜,就是演艺圈的“小无相功”,不代入还好,一代入就很难自拔。

  这也是《巴蜀蛊录》最常强调的知识点: 蜀蛊的优势是“让你代入,精准打击”,巴蛊的绝技是“天罗地网,在劫难逃”。

  同样的魅力,也见于李易峰、王鹤棣、罗云熙。 但这种蛊术有个缺点,代入太完美之后会被演员的某些现实特质给“破功”。 比如自称普通话过了二甲的王鹤棣,15、发布信息时,万众图库118心水论坛还是一说太多话就减分。

  余秋雨在《五城记》里说: “只因它十分安全,就保留着世代不衰的幽默; 只因它较少刺激,就永远有着麻辣的癖好; 只因它有飞越崇山的渴望,就养育了一大批才思横溢的文学家。 ”川渝籍的明星魅力大概也同理,在无害的双眼中永远潜藏着一种进取的目光。

  除了包邮,江浙沪也是不折不扣的男星批发基地。 江苏有: 杨旭文,张彬彬,朱亚文; 浙江有: 蔡徐坤,李汶翰,胡一天,盛一伦,陈学冬,黄明昊,赵品霖; 上海有: 胡歌,杨洋,吴磊,徐开骋,许魏洲。

  三地地域相近,但也呈现出了风格分野。 江苏多为憨直型,以朱亚文和杨旭文为代表,余占鳌和郭靖均属这种钢铁直男; 浙江偏向爱豆型,以“偶练”“青你”的冠军蔡徐坤和李汶翰为代表; 上海则是海派型,有别于非沿海地区,沪籍男星总是自领潮流,不追逐时尚却身在其中。

  江苏自带“北气”,把朱亚文和杨旭文想成北方人是很自然的事情。 但这种未过黄河的“北气”又裹挟了长江中下游的细腻,这种细腻完全体现在了“宠妻狂魔”朱亚文身上,也让张彬彬演绎起深情男的角色得心应手。

  浙江的造偶能力特别让人惊讶,《偶练》出了蔡徐坤和黄明昊,《青你》出了李汶翰,《以团之名》出了赵品霖。

  尤其是蔡徐坤(蔡父是温州人)、黄明昊、赵品霖都是温州人,更是破解了“爱豆养成之迷”。 一个优秀的爱豆诞生之前,家里一定砸了很多年的钱,去进修各种唱跳乐器才艺。 而上层建筑依赖于经济基础。 除了浙江,谁还有“富养男孩”的非传统美德?

  虽然男星奢侈品代言、混时尚圈已经成为常规操作。 但沪籍男星走起时尚路线,总能给你一种非硬凹的自然。

  他们很清楚世界与自我的关系,不会在繁华里过度迷醉,也不会在低谷期放浪形骸。 这种分寸感在胡歌身上最明显,开年的《时尚芭莎》里,他说: “忘掉自己,才能更清楚地认识世界。 因为你越看重自己,就越影响认识这个世界”。

  虽说时尚需要时间积淀,但也不得不承认天赋的重要性。 硬糖君看《家有外星人》的时候,就觉得吴磊这个孩子很海派,能hold住各种奇异童装。 而当他初长成时,秀场衣架的属性就大放光彩。 处在一个上不上,下不下的年纪,打不打领带很棘手。 但吴磊的处理很巧,重要场合把领带打成蝴蝶结,正式里藏点儿俏皮。

  同样海派的,还有珠江流域的广东系。 吴亦凡,许凯,梁靖康,曾舜晞,俞灏明,张逸杰,陈哲远……“大眼仔”也是娱乐圈的重大派系。 和沪籍男星的“洋为我用”不同,粤籍男星更信“自我打拼”,只要功夫到了,任何事都是“洒洒水啦”。

  当然,没有被论及的“鄂湘系”、“辽吉黑系”、“晋鲁系”、“陕甘系”也是重要厂牌。 因祖国幅员辽阔且人口基数大,各省其实都有相当高的比例出男星,这是一种自然筛选的必然。

  但各家的颜值不同,各地风俗有异,出现某星颜值无法被Get到的情况,正是审美差异化的偶然。 若非如此,混合四川、重庆两大基因的硬糖君,早就该出道了。